修之于身 其德乃真

我所知道的巫道仙

(三)仙胡合宗

要谈仙道的话,那么胡教对仙学的影响就不可不谈。仙学在唐宋以后,受到胡教的极大影响。

跟胡教自己脸上贴金说被迎入中国万民欢庆不同。胡教初传入中国,是不受欢迎的。不事生产、寄生蠹蛀、断子绝孙、易姓背祖,胡教这些特点和华夏民族的精神是相悖的。因此在汉魏晋三朝,法律上只允许胡人自己建庙自己拜胡,是禁止汉人出家做牲人的,而重视家族传承的汉人也极少有人愿意改姓背祖成为罪人。南朝《高牲传》“唯听西域人得立寺都邑,以奉其神。其汉人皆不得出家。魏承汉制,亦循前轨。”唐《法苑珠林》“太康(晋武帝)中,禁晋人做沙门”。在这个时期,汉人出家是违反刑律的,晋惠帝时期,法祚兄弟二人作奸犯科违法出家,被官府斩首正法。所以这个时候,胡牲们的日子是不好过的,捐款又没人捐款,只有沿街乞讨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。为了讨生活,胡牲们不得不依附道教,自称为西域方术之士,道教的一支。为了证明给大家看,他们还在东晋末期伪造了《老子化胡经》,吹捧老子并自认为是老子所化之胡。那个时候的道士们有点傻,或者是没看透胡牲包藏祸心,或者是觉得小小胡屠翻不起多大浪花,还欣欣然承认,以为填补了老子出关后的空白。这才让胡教有了喘息之机。

一开始翻译的胡经用语都很晦涩,又兼天竺人逻辑本来就颠三倒四没什么谱,所以百姓难以读懂,更别提信奉。到了晋朝,士族崇尚谈玄论道。胡牲们一想,有了,那咱们就抄吧。于是大肆抄袭道教经典词汇,歪曲义理偷换概念,用于胡经。牲人们也借着谈玄论道的机会与士大夫们接触、辩论,将胡教思想渗透到道教玄门。这件事的直接影响,就是胡教产生了禅宗,而道教本来挺踏实的作风,沾上了虚飘飘故弄玄虚的毛病。

到五胡乱华,衣冠南渡,南有东晋宋齐梁陈,北有五胡十六国,汉族人民的大灭绝大灾难到来了,胡教牲人盼望的盛世也终于到来了。北方胡人,自是大多信仰胡教。而江南汉人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战乱中,在现实的朝不保夕与许诺中的极乐胡国面前,纷纷被收割了信仰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这个时候,道教徒才恍然发觉,胡教猛于虎也。

从此之后,胡教对道教产生了巨大的冲击,使得道教不得不为了保全道教组织和传承,从对自身修炼的迷恋中,转向宗教化、神道化。

这是仙道融合胡道的开始,也是胡道儒三角归一思想的发端。胡教通过抄袭与偷换概念,以及对道教和儒教思想的部分接受,成功完成了伪本土化。而儒道两教思想也受到胡教巨大影响,形成了在道德观模式上三教归一的基础。

这个时候有一位胡教昙鸾大师,是胡道融合的代表人物,他就是既学道教又学胡教,先随陶弘景学习炼气长生之法,后又听从印度牲人菩提流支劝告,改修《观无量寿经》,终于得享66岁高寿。

除了《化胡经》是胡教攀附,还有一部经文是胡教思想渗透入道教的明证,就是《清静经》。这个说起来有一点忌讳,因为好多道观都把这部经当做早晚课的内容。但考究《清静经》 ,会发现这就是一本用道教常用词汇写就的胡经,或者说是被剔除了胡道异同仅保留了相同点的道经。《清静经》不是老子之道,也不是庄子之道,一味讲静定,正是胡屠之道。道家是讲静,但道家是动静相宜,不是一味求静的,尤其在练功下手方面,道家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入定。清静经以一味求静为真道,又是空无又是常寂,遣欲澄心、六欲三毒,诵经万遍、天人所习。这些都不是道家的东西。即便清静经不是胡牲写的,也是受胡教影响极深的人写的。 一个卧底,打入敌人内部还当上了老大,不得不说是一件很励志的事情。

胡教兴起对道教的发展产生了下列影响。

一、轮回转世与善恶果报思想

二、人间救度与净土救度思想

三、内丹修炼与灵魂超脱思想

这些咱们会在后面的仙道思想中顺带提及并且做出对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