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之于身 其德乃真

我所知道的巫道仙

(二)不死之方

我们看看方士的定义,访仙炼丹以求长生不老之人。技能点:祭祀鬼神、法术术数、算命看相、阴阳风水、行医救人、炼丹合药、忽悠皇帝。

巫祝和方士们,一直认为在某个地方有一种不死药,而服食不死药之后就可以长生不死。开始他们在自然中寻找,例如甘木。后来大概发现没有用,于是就自己进行研发。帝药就是众巫研发出来的药物。这种药不是天生就有的,而是某位天帝,和他手下的灵山十巫炼成的,这位天帝,根据山海经内容对比,极有可能就是黄帝。《山海经》,有巫山者西有黄鸟。帝药八斋。黄鸟于巫山司此玄蛇。帝药就放在巫山不死药研究院的八间实验室里,天帝派黄鸟飞行器进行警戒,以免被玄蛇部的间谍偷走。

天帝和十巫,就不死药的研发做过一些实验,可惜最终还是研发失败了,还差点引发了生化危机。例如《山海经》:“贰负之臣曰危,危与贰负杀窫窳。”“开明东有巫彭、巫抵、巫阳、巫履、巫凡、巫相,夹窫窳之尸,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。”“窫窳龙首,居弱水中,在狌狌知人名之西,其状如龙首,食人。”“有兽焉,其状如牛,而赤身、人面、马足,名曰窫窳,其音如婴儿,是食人”大神窫窳被杀了,天帝派十巫用他的尸体实验不死药,窫窳被救活了,但是变成了吃人的怪物丧尸。

所以,其实关于上古关于不死药的研究是失败了的。后来的方士们,去齐国、去三山、去海上、去昆仑寻找不老药,炼制铅汞丹药,就是重复了他们前辈的失败而已。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发展出了丹鼎一派的传承。其中还搞出了不少副产品,例如豆腐、火药、水银、石膏,秦皇汉武也可以瞑目了。

我说的丹鼎服食一派传承,不是后世化用外丹名词的内丹术,也不是像西方一样的炼金术了。既然直接服用不能成仙,那么就用丹药来辅助修炼好了。万古丹经王,魏伯阳的《周易参同契》完全就是本外丹炼制及服用指南,阐述服食丹药与练功配合的外丹派著作,参同契中许多功法都是服用前的练功准备还有服用后的练法,但是否是全法就不得而知。

一般开始用草木丹,用于补阴补阳。然后再通过对应的丹药来平衡阴阳,但这样的话,就是起到一个健身效果,是药三分毒,利弊还很难说。再者就是通过练功来做到平衡,虽然也是后天转化,但在营养跟得上的情况下,有一定调理养生的好处。以服食转化来的后天精气再来转化先天,这才是正常修炼的路子。服食丹药只是配合食物来生发精气。这才是草木丹的正确打开方式。区别只在于是药物生发,还是练功生发。看似药物生发比练功生发少了练功一步,但是服食还要去学习中药中医知识,辩证不同药性,即使是同一种药物,不同产地不同药龄,它的药性也是有区别的。例如五加皮,东北的能毒死人,南方的就很温和。然后还要想办法化解药物毒性以及副作用。即使是所谓的上药,也多多少少有偏性,例如天冬,古人说的天冬都是去芯的,寒性还挺大呢,现在的天冬都不去芯寒性特别大。化解药毒,这应该是服食中的秘法。

金石药里面有的跟草木药物一样是转化作用,有的是用它的特殊作用。例如五石散这个东西,吃了以后,同时在精神和精气上产生某些相当于练功产生的效果。然后你要应用相应的法门,来平衡这种效果,收敛身心,不然就是大泄之药,把你的寿命都泄掉了。吃了五石散就大泄了,还脱光了到处乱跑乱叫,当场死了都是有可能的。

然后金石丹中最有代表性的铅汞大丹,取铅性沉重、汞性飞扬、汞以发铅、铅以制汞,铅汞相制以成大丹。凡人服之必死,鬼仙、人仙、阳神仙这三种可以服食大丹。

阴神鬼仙服用,一者取其阳性,慢慢炼化,阴神成就鬼仙。二者鬼仙炼化,以为寄托宅窟,就是做身体用,就不容易死掉了。人仙尝试用这玩意儿来坚固身体,或帮助延长灵魂寿命,或是帮助体验聚散,成就地仙的一种尝试。至于阳神神仙,要再造肉身,必然也先要体验聚散道理,体验物性,所以有些作用。

说到底对鬼仙阳神这些鬼物最有用,阳神在初成以后,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成就纯阳,成就纯阳之前,不过也就是比鬼仙强那么一点点。就好像道士练级到100级就能飞升,但是练成三转120级大号还得好好努力呢。

所以说,实际上起源于巫祝不死药追求的外丹派,修炼起来是繁琐困难而拮据的,比正常练功要难得多。也是妄求捷径,或没有好的方法不得已而为之。所以自秦汉直到隋唐,修道的主流方法还是传统的上古巫祝、上古道家的修炼法门。直至内丹法出现,迅速普及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