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之于身 其德乃真

我所知道的巫道仙

道之章

(一)上古人道

道,这个概念不是老子创造的,道家,也不自老子始,老子只是写了一篇《老子》,将道这个概念记录下来,而《老子》和《庄子》,是我们所能看到的道家思想的极大成者。

上古以降,道从何来?

三代的两种象形文字,在甲骨文中,没有道这个字,只有行这个字,是一个十字路口。而在钟鼎文中,道这个字,是在行字的十字路口中间加了一个人字,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,准备选择他的道路。这就是道这个字的原始含义了,是人所能知所能行的道路,是为人之道。

所以先有修道人,而后有道。修道人,是与巫祝几乎同时而并存于世的一脉传承。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,我们是上古人道传承。那么我们姑且把上古道家这一脉传承通称为人道。

国之大事,唯祀与戎——《左转·成公十三年》

祭祀与战斗,这正是流传至今的修炼方法的两个主要来源。祭祀,属于巫祝一脉的起源,而战争与畋猎,则是人道一脉的发端。巫祝固然是智者,可以指引部落前行的道路,可以慰藉平民的心灵,可以做到一些神秘莫测的事情。但是,靠巫祝,吃不饱饭,打不过敌人。所以巫祝阶层,除偶尔获得过最终决定权,大多数时候都是扮演万年老二的角色。人道与巫祝,就像是小说电影中的族长与大长老,共同引领部落国家的未来。

无论古今,许多高明的猎人,有着这样一项本领,就是在畋猎之中的休息或夜宿山林的时候,他们有着超乎常人的警觉和直觉,一旦有危险靠近,立刻就能警醒,并预先做好准备,这是在长期的狩猎中锻炼出来的能力。岂止休息,在狩猎的时候,这种锻炼出来的直觉也非常好用,技之所至,退识进神矣。后世所说的某些武林高手,好像也有类似的能力。这种能力,就是道家修炼中存神之法的原始版本。这里的存神,是与巫祝发掘的存思法不同的炼神方法。不是大家所知的存思法中的存思神灵的法门,而是存神这个词的本来含义。存神意即存养精神,存我之神,元神修炼,便由此始。

高明的猎人,在山林中会俭省任何一份力量,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,不肯耗费一点多余的体力,在危险的原始丛林中,这一点体力,可能就决定了生死。相比之下,贝尔的野外生存只是作秀而已,真把他扔到原始丛林里去,怕是早就变成“食物链底端的骨头渣渣”了。

所以在狩猎中的体力恢复尤其重要。在休息的过程中,猎人发现,通过调整呼吸可以迅速的进入休息状态。猎人还发现,在高度警惕的闭目存神的过程中,体内炁血恢复的要快一些,呼吸变得很微弱乃至完全停止,体内涌出了新的力量。至此,炼炁法的原始积累完成了。

至于防护阴灵、锻炼体魄,保存自己,战胜敌人,这都是存神炼炁法的源流部分。这是上古道家形神兼修,区别于巫祝精神修炼的缘由。

渐渐地,这些越来越强大的族人,被推举为部落的新首领。他们带领先民战胜一个又一个敌人,消灭一个又一个异类,驱逐一个又一个罪人,披荆斩棘、开疆拓土、繁衍生息,他们被称为皇、帝。生为人皇,死为天帝。追随他们的,是役使神灵的大巫和共修人道的辅弼。

上古人道,就是这样的道家,就是这样的人皇,就是这样的辅弼。

上古人道,秉承的完全是实用主义精神,只有务实的态度,而无务虚的精力。在他们眼里,没有什么大道天道地道,只有一条道,就是人类能够前行的道路,是能够修炼神形变得更强大的道路,是人类进化的终极道路。

上古人道,是人类最朴素的认知,秉承的是人与天地三才并生、以人为主,道为我用的人道思想。完全基于人类的视角,基于我的视角,不是求道、不是合道,而是道为我用,不管你是什么道,能为我用的才是道。在人道眼中,道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神奇,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主宰,它只是器用而已,像一柄斧头、一把夜壶一样的器用而已。以道为器,诚大器也。我们把握它、利用它,炼形炼气,提升自我的能力和品质,求强大求长生。除了对形神俱妙的追求,上古人道比之后世一些修炼法门还有以下特点,求为人不为异类,求存我不求无我,求住世不求飞升。

上古道家之道,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的修行之道。

附:这就是上古道家,人道的真正含义。从前有几个人,只是从我的文章中了解到上古、人道、存神炼气这样几个词语,就自以为是的认为人道的含义就是自力修炼,不是鬼神之道就是人道,拿这些词语去四处吹嘘,公然蹭我IP,迷惑众人。以浅薄的认知,又怎么能理解真正的人道呢?然而汉字不是我家的,这几个词不是我家的,乃至人道也是道家共同的老祖宗。凭什么只有你们能走二环,我也要走二环,凭什么说你就是人道传承,我也可以是人道传承啊?所以我不能禁止人家使用,不能不让别人说话,就是告诉大家,其他的任何口称上古、远古、人道、存神炼气、古仙,均与本脉本人无关。大师们爱怎么用随便用,用的时候切勿提起在下就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