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之于身 其德乃真

我所知道的巫道仙

(四)仙道修炼

起码在宋代以前,继承自巫祝的存思法仍然是仙道的最普遍的方法。

而如今,提到仙,提到道,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内丹法。

任何一个时代,能够得到真传的都是极少的一部分人。其他人拿着各种丹书丹经道书,研究比照,妄图研究出其中的秘密。而丹经道书中,一般都会有一些缺失错漏,属于秘传的内容。又兼不同门派的道书,其中隐语含义不同,所以这些人的后果,最好的就是能修个入门,再往后几乎都难逃出偏的下场。外丹、服食也是如此。

隋唐时期,道人中烧药炼丹的风气达到了顶峰,烧炼丹药的道人和信士大有人在,而真正有外丹派传承的又有几个人呢?盛极而衰是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,道士们经过长期的、大量的炼丹实践,终于证明了一丹在手飞升我有这种事情似乎不太靠谱。

于是他们开始另辟蹊径,寻求新的成仙方法。而这个时候,道教虽然兴盛,胡教更加兴旺,胡教牲人的数量,几乎是道士们的20倍。就是因为处在一个胡法昌盛的气氛中,所以在存思、外丹方面,大量没有得到真传的道士选择向胡教寻求修炼方法。胡法的修行并不像道法修炼一样严格保密,禅定之法几乎是大部分牲人都会得到传授的内容。

道士们本着《参同契》中修炼之法,并参考胡教禅定内容,集数代数千人的智慧,创造出了内丹法,以修炼精气神结丹为主要修炼方式,对应的将使用外药的炼丹法成为外丹法。为了完善丹法,最终开辟出一条道路,道士们不得不采取一种悲壮的方式,试错。例如跟随吕洞先生修道的三千弟子,据说在修炼过程中死去八百,其他走火入魔残疾疯癫的,就难知其数了。不过最终他们成功了,很不容易,很了不起。丹法自隋唐始,到晚唐大致成型,到宋朝中期成为主流的修仙法门。

丹法入门性光显现,观性光的法门,就是从胡教拿来的,这差不多是胡道法门融合成内丹法的铁证。中国本来的修炼法门中,无论巫道,没有性光这种东西。不过好歹道士们保留了底线,所以胡教的观性光是胡法,道家的观性光是道法。区别就在于,胡教修炼方法,或者凝神入定,或者取身神分离修法,但是不会凝神入窍的。而道家修法,几乎所有法门,都有凝神入窍的内容。胡教修炼讲无我,而道教修炼都是要有我。有好多人古文学得不好,对庄子理解不深,拿出物我两忘来说事,等同于胡教的无物无我。这里不做展开,但是可以提示一下,庄子物我两忘是一种技术,而胡教无物无我是一种追求,压根就不是一回事。

除了对胡教修法有些借鉴,这个时候的丹法其实还是很古朴的,还有些古仙遗风,追求的也是形神俱妙长生不死,此时的丹法还很重视炼形功夫。不过由于肉身长生实在太难,在见不到领袖榜样的情况下,很难让大众信服。于是出于宗教的发展需要,丹法理论也是积极借鉴胡教理论,肉身长生向灵魂不死让位,变成了更容易为大众接受的方式。有一位梓阳真人修炼丹法,死后竟然烧出了一堆舍利子,让牲人们听闻后喜大普奔。

到宋末元初,通过“我已经是天下无敌了”真人的不懈努力,道德模式上的三教归一终于发展到宗教理论上的三教合一。真人老爷爷带领七兄弟,打死了蛇精,创立了三教合一的教团。新的丹法彻底否认了肉身长生,代之以身外法身,是灵魂与精气的一种结合体。三花聚顶、五气朝元。至此丹法最终定型为现在的丹法。这从修炼上来说,是对于胡教仅仅灵魂长生的一种改造提升,从教派发展来说,是适应了金国内部胡儒兴盛道教衰弱的客观形势。这就是时势造英雄,不是王真人,也会是李真人。这个教派的第五任掌教最终成为金国国师,其后又为鞑靼人带路,一度成为鞑靼国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