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之于身 其德乃真

我所知道的巫道仙

(五)道与鬼神

人与鬼神,还有动物、植物、昆虫、细菌以及其他各种生灵,都是大道所生,宇宙演化的一部分。

上古人道先辈们,是怎样对待鬼神的?除祖先英灵外,鬼神大概有两种,一种是蛮荒异类,时人认为他们神通莫测,称为神,另一种是就是自然神灵和山灵野鬼,而动物灵则属于妖类。对于蛮荒异类,对人类威胁比较大的,上古道家就是一个字,杀。例如,《山海经》中有一头雷神,叫做夔,长得就像没有角的牛魔王但只有一只足,夔从水里出来的时候风雨大作,电光闪烁,声若雷鸣。后来呀,黄帝正好缺一架战鼓,就心平气和的跟夔商量,您好您看我正好缺架鼓,劳驾您乖乖的把皮脱下来,再送我几根骨头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无奈夔不识抬举,黄帝只好亲自把夔弄死,把他的皮扒下来做成鼓,把骨头拆下来做成鼓槌。你别说,神皮不愧是神皮,敲一敲,声闻百里,威震天下。蚩尤的属下,远远听到鼓声,就叽里咕噜逃跑了。

然后看看道家对于其他鬼神是个什么态度。

《黄帝内经》中,有两句话,第一句是“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,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。”至德,就是道,被迷信鬼神思想局限的人,就不能和他谈论道,讨厌针砭的人就不能和他谈论高超的医术。第二句是“若夫法天则地,随应而动,和之者若响,随之者若影。道无鬼神,独来独往。”如果(行针)取法天地间的道理,根据这些道理,顺着相应变化去做,那么就跟声响相和,形影相随一样顺利。道不是什么鬼神玄虚的东西,他是独立运行而无止境的。

那个意思就是,修道就不能够迷信鬼神,我修我的道,和鬼神有什么关系。鬼神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,咱谁也别惹谁最好,你要非来惹我,伐山破庙弄死你。

《管子》说,智者役使鬼神,而愚者信之。我们道家人不是巫祝一样的智者,但是也不傻,咱们各有所求,互不干涉吧。

老子差不多也是继承了这个态度,但是有了一些平等交往的意味。“以道莅天下,其鬼不神,非其鬼不神,其神不伤人,非其神不伤人,圣人亦不伤人。”秉承大道来面对天下,会觉得鬼就没什么神异的了。不是鬼没有神异之处了,而是他的神异伤害不到人了。不只是鬼的神异不能伤害人,圣人也不会去伤害鬼。大家互不伤害,这是符合大道的德行。这个意思就是说,咱们互相尊重,你伤害不到我,我不伤害你,我们还可以做朋友。这个态度挺好,不过,稍微有点理想化,万一人家非得想要伤害你呢,虽然咬不疼你,但是往死里恶心你,那就别德交归焉啦,狠狠抽吧。

相对于先秦道家的态度,儒家的态度更为老百姓所接受。“敬鬼神而远之”,给予适当的尊重,然后离他们远远的,毕竟惹不起还躲不起吗。真正迷迷信信鬼鬼神神的那些人,老百姓也觉得他们膈应。

巫道合流之后,早期道教,对于修炼的道士本身,是要求只能敬奉黄老,不得祭祀鬼神的。

《老君说一百八十戒》:第一百一十三戒,不得向他鬼神礼拜。第一百一十八戒,不得祠祀鬼神以求侥幸。《老子想尔注》:行道者生,失道者死,天之正法,不在祭餟祷祠也。道故禁祭餟祷祠,与之重罚。

但道士按照天师与神明的约定,可以引导百姓祭拜仙、神,但是必须是朝廷敕封、道教认可的神明。如果是民间私自祭祀的神,那就是淫祠野神。《玄都律》曰:道士女官,皆不得使民私祠祀鬼神,杀猪羊,妖言惑语。此伪事,皆道之所禁。而且不但百姓不能私自祭祀,倒是也不能自称神圣让百姓祭祀自己。《太上老君经律》曰:戒勿祷祀鬼神,戒勿称圣名大。

如果有人违反了,怎么办呢?陶弘景在《登真隐诀》中说:谓人先事妖俗,今秉正化,应毁破庙座,灭除祷请事。

大家看天师立教时,那些不服从教化,不接受役使的鬼神,不就被伐山破庙了吗。

不过随着胡图教进入,妄作祸福之说,迷惑百姓。道教为了与胡教竞争,越来越宗教化,教中自力修炼的一脉越来越少,而信奉神明的一派越来越昌盛了。

对于奉祀神明求福的,抱朴子说了句实话:余亲见所识者数人,了不奉神明,一生不祈祭,身享遐年,名位巍巍,子孙蕃昌,且富且贵也。